贷款与西安某模特公司签约却无工作机会 女大学生:这就是一个“局”

近日,网上流传的一段视频,将饱受争议的陕西瑄玥模特股份有限公司(简称“瑄玥模特”)再次推向舆论的风口浪尖。这段视频里,操着一口陕西话的男子喊道:“把门关上,朝死里打。”视频的当事一方小张告诉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喊话男子是瑄玥模特的工作人员,而要被“朝死里打”的人则是自己的舅舅和大伯。

小张说,事发当天她和家人前往瑄玥模特商议退费一事。小张告诉记者,此前她曾将4800元交与瑄玥模特,后者承诺在此后的六个月中,让她以模特身份每个月至少参加六场拍摄活动,每场将支付200元至600元不等的酬劳。然而一个月过去了,小张却没有接到一次拍摄工作。

随着事件的发酵,越来越多的女孩站出来表示自己也跟小张有着同样的遭遇。近150名女孩通过不同借款平台,将借来的总共60余万元交给瑄玥模特,而换来的却是一场空。

晓晴(化名)说自己更惨,“25日发生打架的时候,我正在瑄玥模特拍形象照。前一天我刚刚与瑄玥模特签约。”

晓晴告诉记者,10月18日,一位自称招兼职的人通过微博联系她,说她五官条件不错,邀请她拍摄淘宝试衣,会有酬劳。随后,晓晴加了一个自称新派视觉的摄影师微信,摄影师表示他们招聘的岗位有街拍、网拍、平面拍摄、cosplay拍摄等,一场活动2到3个小时,酬劳在200元到600元不等,并肯定地说不需要晓晴缴纳任何费用。

晓晴心动了。循着摄影师提供的地址,她来到了位于西安西大街170号正阳大厦4层的瑄玥模特,“当时我还以为见的人是新派视觉,直到我签完合同,走出公司大门才发现是瑄玥模特。”

晓晴说,整个过程有两三个小时,但所谓的面试仅有几分钟,“给我拍了几张照就算面试了,让我在一旁等候。”随后,一名自称经纪人的女子告诉晓晴面试通过,可以与她签约,但必须缴纳4800元的劳务费,这个费用是瑄玥模特提供拍摄场地、服装、化妆等的费用。见晓晴有些犹豫,经纪人表示每个月最少可以赚九百元,基本上都是两三千块钱,之后经纪人便操作晓晴的手机为其贷款,并将让晓晴将借贷平台的放款转至瑄玥模特,随后双方签订了《模特服务合同》。

10月26日到28日,记者从其他数名与瑄玥模特签约的女孩处了解到,她们大多数跟晓晴遇到的情况一样:通过微博联系,并以类似的话术“诱惑”女孩前来与其签约。大众网·海报新闻注意到上述女孩的签约时间均在一个月以上,但均未参与过任何一场拍摄。而签约还不到一周的晓晴,目前已经联系不上自己的经纪人。

大众网·海报新闻注意到,在网上有关瑄玥模特的投诉可以追溯到2017年,但在众多媒体监督以及政府职能部门检查中,该公司却屡屡全身而退。

2019年10月,西安当地媒体《华商报》曾暗访并报道过瑄玥模特的类似行为。报道发出后的2019年11月6日,西安市人社局劳动保障监察支队执法人员曾对瑄玥模特进行劳动用工、工资支付等方面进行检查。但显然媒体监督和西安人社的检查并未对其造成太大的影响,今年5月,瑄玥模特曾在其博客撰文称“为何《华商报》不肯继续做追踪报道,还瑄玥模特一个清白。”目前该博客已经删除。

记者注意到,瑄玥模特在与女孩们签订的《模特服务合同》中将4800元的费用定义为“有偿服务费”,合同载明瑄玥模特将提供模特训练及商业演出等服务,并写明了双方的权利和义务以及免责条款等。

在矛盾焦点——商业演出方面,合同载明“甲方保证乙方经过模特相关训练后,每月参与特定演出不低于6场,甲方保证乙方每场演出费不低于150元/场/日,演出乙方根据自身意愿选择是否报名参加。”除了上述保障外,瑄玥模特还在合同中称会提供演出配套服务,包含“乙方参加演出,甲方提供相关的化妆造型指导,演出指导。”同时,签约须知第九条载明“甲、乙双方是在公平自愿的基础上,基于真实的意思表示签订的本合作合同,该合同并不产生任何劳动关系或劳务、雇佣关系。”在瑄玥模特官方网站、微博、博客等也将签约人员称为“学员”。

到底是提供培训的学校还是招聘模特的公司亦或是提供中介服务的经纪公司?10月26日记者来到了瑄玥模特,公司前台的一名男子表示自己是值班人员,公司负责人均已去派出所处理此前的打架事件,结果一切以警方的通报为准。记者表示来访目的并非单纯了解打架事件,还包括其他女孩反映被骗一事,但该值班人员仍以前述理由回应,并拒绝记者参观公司。

一位不愿具名的律师在看过合同后向记者表示,女孩们签订的既非劳动合同也非居间服务合同,所以既不受《劳动法》保护也不受职业中介服务的相关法律法规保护。而这也是瑄玥模特能屡屡脱身的重要原因之一。在《华商报》此前的报道中也提到,西安市人社局劳动保障监察支队的工作人员曾表示女孩们与模特公司签的是合作协议,没有建立劳动关系,因此不受《劳动法》保护。而西安市雁塔区人社局劳动监察大队一位工作人员介绍,女孩们与模特公司签定的协议或合同,内容说明签约双方是合作关系,但并未明确指出是中介性质,该工作人员还表示自己曾去物价部门了解过,培训收费是行业行为,只要有公示、能被认可就行,价格由市场调节。

大众网·海报新闻注意到瑄玥模特的“局”并非没有先例,而该公司的部分人员早有“从业经验”。工商信息显示,瑄玥模特成立于2017年,法人代表王萌,主营业务为模特经纪;演员代理,演出票务,演出居间,从事语言能力、艺术、体育、科技等培训的营利性民办培训机构等。此外,瑄玥模特还开立了西安第一、二、三分公司。

公开信息显示,瑄玥模特第二、第三分公司负责人分别为高青斌和顾文瑶,而这两人曾分别为陕西新佳模特经纪有限公司(简称新佳模特)西安第二分公司和第三份公司的法人代表。而新佳模特也曾因为“收费后不安排拍摄”等被西安本地媒体曝光过多次。2017年11月2日和3日,顾文瑶和高青斌先后退出新佳模特两个分公司,2017年11月7日瑄玥模特西安第二、第三分公司成立,两人分别成为负责人。

虽然女孩们与瑄玥模特的关系不受《劳动法》等法律调节,但河南豫龙律师事务所付建律师在接受红星新闻采访时表示,如果模特公司在与兼职模特签订合同时,并未告知其实情,且对可能影响合同签订的情况进行了隐瞒,诱使后者作出错误意思表示,则涉嫌构成合同欺诈,兼职模特可向法院提请诉讼,请求撤销合同。若模特公司虚构事实,隐瞒真相,不具有履行合同的能力,主观上就是想通过签订合同的形式非法占有大学生财物,则可能涉嫌构成合同诈骗罪,兼职模特可向公安机关报案,要求模特公司退款退赃。

10月27日,西安市公安局莲湖分局回应小张家人被打一事,并对晓晴等人反映的问题予以回应。莲湖分局通报显示,“10月25日上午,西大街某模特公司发生一起殴打他人的治安案件,西大街派出所民警迅速赶到现场处置。经询问,起因系张女士一行4人到模特公司要求退还所缴纳服务费用。模特公司工作人员任某飞等9人对张女士随行人员进行殴打。26日,我局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三条之规定,以结伙殴打、伤害他人,依法对模特公司员工任某飞等9人作出治安拘留十五日的处罚。另外,对于群众反映该公司存在的其他违法问题,公安机关已经立案调查。受理报警地址及电话:西大街派出所,。”

10月28日早,记者再次来到瑄玥模特,发现目前该公司已被西大街派出所贴上封条。目前,有不少女孩表示已到西大街派出所报案,并得到受理。关于事情的后续进展,大众网·海报新闻将会继续关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